2019诚轩秋拍钱币:珍品银锭集萃

  银锭作为称量货币,在我国货币发展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白银的货币职能上溯秦汉, 下至民国“废两改元”,一千多年来,这些白花花的银两,除了与生俱来的金属价值,更具有历史文化、财政金融、铸造工艺等多方面的研究与史料价值。在铸造工艺上,相较机制币的整齐划一,银锭经由匠人之手,纯手工打造,面貌多样,形制不一,每一枚都是独一无二的工艺品。近年来,收藏群体不断壮大,市场行情稳固。并且,伴随藏品背景资料的日益充实,以及银锭品种及数量的愈发丰富,藏家对于藏品的认知也进一步提升,研究与审美正变得更加高端和细化,在追求珍罕性的同时,对品相的要求也越来越严苛。

  今秋《古钱 金银锭》专场,甄选金银锭拍品二百余件,包括“丽庄藏中国银锭(Ⅵ)”及“同一资深藏家出品”二个专题,内容丰富,多枚珍稀品为国内外拍卖会首次出现。

2019诚轩秋拍钱币:珍品银锭集萃

  Lot 1955

  金代“刘仲元 使司”五十两银铤(GBCA AU58)

  出版:《丽庄藏中国银锭》,页4,图004,左京华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

  金代跨越两宋,货币政策基本与宋代相同,银铤形制亦与南宋相近,造型弧首束腰,有官铸与商铸之分。目前存世的金代银铤,绝大部分由国家各级公立博物馆收藏,民间流传甚少。

  此枚铤面刻字“刘仲元 肆拾玖两 行人刘仲元 刘百通秤”,另打“使司”等戳记若干,并砸有多个金银铺铸造印记(花押),具典型的金代特色。戳记“使司”,是金代转运司、盐使司、劝农使司等政府机关之简称,打此戳记的白银,多与赋税或商业贸易相关。金代银铤大多将重量精确到钱,甚至半钱。铤上铭文“肆拾玖两”,未标示至“钱”,而于“两”后打符号“1”,推测意为四十九两整,此情形并非孤例,但所见极少。

2019诚轩秋拍钱币:珍品银锭集萃

  Lot 2062

  明代“广东广州府倾解椒木军饷银壹锭 ”五十两银锭(GBCA MS64)

  明初为抵御倭寇进犯,实施海禁,但是,为维系与海外诸国间的贸易关系,明政府鼓励各国以“朝贡”形式,组织商人来华从事贸易活动。外国朝贡船只抵岸后,由设立在广东、浙江、福建等口岸的市舶司统一清点船载货物,然后转运。这种特殊的贸易形式,也被称之为“朝贡贸易”,政府对朝贡物品抽取货物税。

  “椒木”即胡椒和苏木,盛产于东南亚,是贵重的香料和染料,通过朝贡贸易大量输入中国。当时,为抵制滥发宝钞而引起的通货膨胀,明政府甚至以胡椒和苏木代替宝钞发放京官俸禄。同时,由于椒木进口数量巨大,所抽收的税银,部分被用作平定倭寇的军饷。此锭即是广州府将朝贡椒木货物税折银充抵军饷之实例,对于明代财税史及军事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实物史料价值。

2019诚轩秋拍钱币:珍品银锭集萃

  Lot 2136

  清代四川“元年八月 夔关 商恒茂  税”十两圆锭(大唐评级88分)

  夔关位于四川省夔州府(今重庆奉节)境内,是鸦片战争前中国最大的商税常关,也是长江上游的重要榷关,对往来川江的商船征收通关厘税,是四川省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

  目前发现的夔关银锭有十两、五两、三两三种规格,均存世无多。而十两银锭又有二种造型,早期铸锭浑圆朴拙,光绪年所出则与四川圆形碗锭趋于一致。此锭造型浑圆高厚,风格粗犷,具典型早期夔关银锭式样。通常于锭面下方盖有“福”、“禄”、“寿”、“囍”单字吉语圆戳,打“税”字者,极为少见,应与盐税征收密切相关。

2019诚轩秋拍钱币:珍品银锭集萃

  Lot 1983

  清代四川光绪“二十一年 海防 匠福泰号”十两圆锭(GBCA XF40)

  出版:《丽庄藏中国银锭》,页174,图450,左京华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

  鸦片战争后,太平天国起事,西方列强乘势犯境,大清帝国内外交困。同治三年(1864年),在俄、英幕后支持下,中亚浩罕汗国阿古柏率军入侵新疆。十年(1871年),沙俄攻占伊犁,新疆危在旦夕。十三年(1874年)日本入侵台湾,东南海疆告急。由于国库空虚,海、陆防务难以同时兼顾,清廷湘、淮二派各执一词,塞防与海防之争持续数月。光绪元年(1875年),慈禧下旨塞防、海防二者并举,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发兵收复新疆。又令李鸿章筹建海防,经费筹措除西北协饷中划拨部分数额,国库亦有拨款,同时,还规定各省捐输中按比例提拨银两,作为海防专项支出。此锭即为川省协拨之海防捐输,留存至今真品极其稀少,素为川锭名珍。

2019诚轩秋拍钱币:珍品银锭集萃

  Lot 1993

  清代贵州“瓮安县 地丁”十两圆锭(GBCA XF40)

  出版:《丽庄藏中国银锭》,页221,图608,左京华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年

上一篇:第十八届中国当代玉雕大师籽料作品拍卖会圆满收槌
下一篇:稀世珍罕的明宣德青花缠枝花卉纹高足盘亮相秋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