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西泠春拍 徐悲鸿戊辰冬日写仲子全家

  九十年前,属于两位艺术大师的一“幅”家国情

  2018年,不仅是中国美术学院90年校庆之际,也正值中央美术学院(微博)100周年校庆。一代艺术大师兼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先生作为1950年4月学校正式更名之后的首任校长又再一次被人们广泛记起……

  眼前这幅饱含心意的油画《杨仲子全家福》将于2018西泠春拍与世人见面,从中我们不仅可以洞见小家大国的概念,更真切反映出在那个动荡发展的年代,为我国近代艺术教育事业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两位大师——徐悲鸿与杨仲子间的真挚友谊,以及他们在那些动荡奔波的年岁,为我国高等艺术教育所作出的探索和努力。

2018西泠春拍   徐悲鸿(1895-1953) 杨仲子全家福   布面 油画   1928年作2018西泠春拍   徐悲鸿(1895-1953) 杨仲子全家福   布面 油画   1928年作

  签名:戊辰冬日写 仲子全家 悲鸿

  说明:杨仲子旧藏,由其家属友情提供。

  59×80cm

  就职北平,再见老友亦共事

  1928年9月间,刚从福州回到上海的徐悲鸿,收到北平大学艺术学院的聘书,请他去担任院长。于是,在抗日战争正式爆发之前,定居于上海、南京的徐悲鸿,和他早年在欧洲结识的我国著名音乐教育艺术家,当时定居于北平的杨仲子在这三个月(1928.10-1929.1,徐悲鸿任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杨仲子时任音乐系主任兼教授,杨夫人燕妮任公共系法文教师)里有了较为频繁的见面和交流。

2018西泠春拍 徐悲鸿戊辰冬日写仲子全家

  杨仲子,1885年生于南京,1904年出国留学,1910年毕业,获士鲁斯大学理学院化学工程师证书。同年考入日内瓦音乐学院,主修钢琴,1919年末毕业。曾在伯尔尼大学音乐会上,演奏他创作的乐曲《反对战争者之呼声》。在欧洲,杨仲子的精湛演出受到舆论的广泛赞扬,如1917年4月6日的伯尔尼《新闻日报》,便赞美杨仲子是“东方音乐之奇星”。

  “新音乐人”大多脱胎于当时受过良好教育的文人,因此音乐并非他们唯一擅长之事,他们中不乏同时在几个领域都取得不俗成绩的佼佼者,杨仲子更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人。“仲子又为以贞卜文字入印之第一人,尤妙在以刊词句,如‘黄华依旧’、‘十日九风雨’等,皆此中杰作,未见可与方比者。因其中有极妙之和声,非常人所能解悟摹拟也。”这是徐悲鸿对他金石艺术成就的中肯评价,而徐悲鸿所用的诸多印章中,有十六七方都出自杨仲子之手。

“徐悲鸿”    杨仲子刻 徐悲鸿自用印“徐悲鸿”    杨仲子刻 徐悲鸿自用印

  戊辰冬日,为好友画全家福

  杨仲子在瑞士学业有成,同时也获得了爱情。他博得了一位音乐同好的青睐和爱慕,她便是房东女儿英·詹妮(En.Jenny)。这位姑娘于1887年11月21日诞生在瑞士洛桑,她擅长西洋筝的演奏,亦能弹奏钢琴。对于音乐共同的爱好,使他们走到了一起,并组成了一个美满的跨国家庭。1920年夏,杨仲子偕夫人回国定居,夫人从此使用杨燕妮作为中文名字。仲子夫妇育有一子,名小石。杨小石(1923-2017),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科的创建者和见证人之一,他主编的《英语修辞学》等著作为英语人才的培养做出了卓越的探索和贡献。同时,由他录制的许多英语教学磁带等有声教材,成为一代又一代英语学习者记忆中难忘的声音。

  某个冬日,徐悲鸿或许已经因为学校发生风潮,受到排斥、难施主张而准备去职南回,所以在离别前,想要为一直在异国他乡给予他照顾的杨仲子绘一幅全家福。画家运用在欧学习的经验,以光影素描为基础,利用解剖学、透视学的方法,运用中西融合的方式,给这个中西结合的家庭描绘了一幅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全家福。

  首先,一家人的着装西式而精致,特别是坐在杨仲子腿上的小石身着藏蓝色镶白边的羊毛尼上衣,配以黑色短裤和灰色连裤袜,在当时的北平极为少见。女主人较为放松的肢体动作,右手托腮靠在方桌上,透漏出其西方的成长背景和并不拘谨的随性,亦能揭示出艺术家与描绘对象之间的熟悉程度;小石的眼神并不直视画面,捕捉到儿童多动的人物特点;杨仲子系着领带身穿双排扣外套,棱角分明,目光深邃,脸颊上还生动地留有青色胡印。时年5岁的小石坐在父亲的腿上,左手紧扣父亲的食指,这一动作和人物连接细节生动而成功地描绘出年幼的孩童与父母之间的亲密感,传递出满满的爱意和幸福感。

幼时杨小石(1923-2017)幼时杨小石(1923-2017)

上一篇:徐悲鸿《愚公移山》意外爆冷流拍
下一篇:3.93亿元 谁在为中国嘉德现当代艺术之夜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