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里面过生活,文房里面看中国

  撰文:石不言

  不止是玉雕,整个拍卖行业,文房用具都是大项。 

  很多人会心生疑窦,时至今日,连写字的人都没几个,文房用具真的还有这么大的市场?

樊军民 和田玉籽料罗汉笔架樊军民 和田玉籽料罗汉笔架

  提出这种疑问合情合理,毋论文房玉器,今日连玉器的应用场景也着实有限,玉器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完全等同于手镯和吊坠,被当作饰品的代名词。全球文化合流大背景之下,所有人吃、穿、用、度愈发趋同,这便让传统中式的仪轨一点点被挤压。生活场景缺失,自然,玉器和人们生活结合的可能性也就随之降低。

  现代中国,所有人知道玉,但并不是所有人懂得玉。

范栋强 青玉云龙纹双耳香熏范栋强 青玉云龙纹双耳香熏

  中国特有的书法系统促成了特有的文房用具的诞生。现有常见的文房玉器诸如水洗、镇纸、印章、香炉,哪一件不是毛笔书写时需要用到的器具?而如若采用西式的用具,它们都只能是摆设,因为没有实际的需要。

冯钤 碧玉 和田玉茶具一套冯钤 碧玉 和田玉茶具一套

  文房玉器其实更特殊,很难说它是纯粹的实用品,古代普通阶层拥有玉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王公贵族,玉器制作的文房器皿对他们而言也算得上是稀缺资源,因为有且只有在中国,玉器承担了太多意义,无论是物质属性还是文化属性,无论是经济属性还是政治属性。所以,文房玉器一定是兼具实用和审美的。

高俊华 翠青竹韵鸣蝉香插高俊华 翠青竹韵鸣蝉香插

  稀缺、实用和审美三者融合在一起,直接促成了大家对文房玉器的推崇。发展到今天,文房玉器实用的一面再次受到挤压,毕竟使用毛笔的人少之又少,但稀缺和审美依旧能够起到加持的效应,即便不用,它们也是文化感十足、品位极高的装饰品。这些,正对物质极度丰富、精神饥肠辘辘现代人的胃口,所以,文房玉器拥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并不奇怪。

顾永骏 顾铭 和田玉籽料人寿年丰摆件顾永骏 顾铭 和田玉籽料人寿年丰摆件

  再就是中国特有的经济体系。西方工业革命让人和土地分离,直接导致工作的地方和个人生活的地方明显划分开来,也形成了当今社会演变的主流模式。好处很明显,工作生活各自分开,彼此互不影响。坏处也明显,对于不受自己控制的办公场所,你很难按照自己的审美和气质去大肆布置,更不可能将贵重的物品置于其中。中国的古代不存在这个问题,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多依附于土地,家和工作的处所很难完全剥离,所以书房的重要性和西方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和田玉籽料板桥听竹链条壶和田玉籽料板桥听竹链条壶

  简单而言,书房承担了起居室和办公地的双重功能。这样的情形下,对于书房布置的需求是强烈的,兼具实用和审美的文房玉器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俞挺 青玉蕉叶如意纹薄胎碟俞挺 青玉蕉叶如意纹薄胎碟

  大量的文房玉器也就这样被消化应用,成为主人门面的装点,或者的确成为其心灵的陪伴。文化濡染之下,即便现当代西方文化占据主流,但凡对中国传统文化有认知、有情结的人,还是一定会在书房里添置文房用具乃至文房玉器。

李海涛 和田玉籽料祥云出岫仿太湖石摆件李海涛 和田玉籽料祥云出岫仿太湖石摆件

  最重要的其实在于,文房玉器不仅仅是器,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器本来就是古人用以和天地精神相沟通的一种方式,比如器以载道,再细致一点,莫若“炉瓶三事”。正因为大家知道玩器养志的重要性,也才诞生了像《闲情偶寄》、《长物志》、《遵生八笺》这样的著作。它已经彻彻底底上升为一种群体文化,对器物尤其是文房用具的高要求、高审美,实则还是出于古人对自己生活的讲究。

瞿利军 和田玉籽料独钓金秋鼻烟瓶瞿利军 和田玉籽料独钓金秋鼻烟瓶

上一篇:诚轩18春·瓷杂:萨摩传承馆藏中国瓷器
下一篇:意大利“和平女神半身像”200年来首次公开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