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编辑: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总编辑:黄金亮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2020-07-10 | zgshdb.com | 编辑部

  来源: 雅昌专稿 作者:刘震风

  香港春拍历来是亚洲地区全年市场趋势的风向标,但在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春拍被一再延后,直至7月才敲响今年第一槌。被迫报团取暖的各大拍卖行将拍卖改到同一时间,原本是方便藏家之举,但由于香港严格的防疫政策,大量藏家未能到港,令这一季拍卖在拥挤中又夹杂了几许落寞,表面平静内里暗流汹涌。疫后的亚洲艺术市场会走向何处,大量藏家和资本都在小心翼翼地等待答案。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2020年香港苏富比(微博)春拍“现代艺术晚拍”现场。图片来源:苏富比亚洲

  但7月8日晚举槌的香港苏富比晚拍却用强劲的表现打脸了“市场寒冬”论,为2020年的亚洲市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当晚,“现代艺术晚拍” 和“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晚间拍卖”两个专场共上拍53件艺术精品,经过2个半小时的激烈争夺,斩获8.68亿港元,大幅超越拍前6亿左右的估价。全场竞买氛围热烈,成交率高达90.56%,并有4件拍品过亿,朱德群、关紫兰、庞均和陈庭诗分别刷新了各自的拍卖纪录。而从单件拍品的表现来看,成交作品大都偏向理智,高价的出现也都在意料之中,既没有“奇迹”也没有捡漏的空间。

  尽管目前艺术市场仍受全球疫情反复、多国持续量化宽松等多重不确定性影响,但上周纽约拍卖的成功,以及香港市场不可阻挡的常玉、赵无极和朱德群,似乎都对2020年的市场指明了方向:市场并不差钱,许多资金正在寻找保值标的,只待足够吸引人的“硬通货”出现。

  “常玉天下”来临

  《绿色背景四裸女》再创高价

  在去年秋季两度刷新拍卖纪录后,常玉已逐渐取代赵无极,成为当前亚洲市场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本季蘇富比也当仁不让地将宝压在常玉作品上,推出了估价高达2.2亿港元的《绿色背景四裸女》。这幅油画不仅是整个7月香港拍卖季估价最高的艺术品,也是本场唯一获得第三方担保的作品,足见常玉市场之热。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

  油画纤维板 100x122cm 1950年代作

  成交价:2.58亿港元

  常玉的裸女题材早年多以单一女子为主,直到1950年代,才开始创作大尺幅的群像。按《常玉油画全集》所记,他笔下三裸女以上的群像仅有6幅,当中包括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之重要馆藏《金毯上的四裸女》以及去年以3亿港元创下纪录的《五裸女》。这6幅群像皆诞生于1950年代,其中以《绿色背景四裸女》的画面最为精彩活泼,创作过程最为严谨考究,画前还创作了画面相近、而尺幅略小的底稿《裸女与高跟鞋》及《四裸女》。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常玉,摄于1950年代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左:《裸女与高跟鞋》,行踪不可考,右:《绿色背景四裸女》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四裸女》,2001年成交于台北羅芙奧

  2005年,亚洲油画和常玉作品还是市场新潮流时,由国巨基金会释出的《绿色背景四裸女》就曾拍出了1636万港元的惊人价格,远超当时600万-800万港元的估价,是常玉作品第一个突破性的高价。

  与去年闪电拍出的《曲腿裸女》不同,当晚《绿色背景四裸女》的竞争过程更为激烈,在拍卖官报出1.6亿港元的起拍价后,竞争较为缓慢,没有人草率给出大幅加价,大家均以正常竞价阶梯比拼耐心。在经过12分钟20余口加价后,最终以2.25亿港元落槌于Nathan Drahi的电话委托,连佣2.583亿港元,仅次于全年以3亿港元成交的《五裸女》,为常玉作品拍卖第二高价。15年间,价格上涨近15倍,见证了常玉市场改天换地般的变化。

4件过亿8.68亿成交 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驱散寒冬

  常玉《粉红裸女》

  镜面油画 33x42cm 1929年作

  成交价:1217.5万港元

  除了这件重磅作品之外,当晚还有两件常玉早年的小幅作品上拍,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广受藏家欢迎的裸女题材《粉红裸女》以1217.5万港元超估价藏家,而另一幅创作于1930年的静物作品《一篮梨》拍出617.5万港元。

  “旅法三剑客”各显神通

  赵无极蓝筹地位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