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编辑: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总编辑:黄金亮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2020-07-13 | zgshdb.com | 编辑部

  记者 陆斯嘉

  4.21亿美元,是佳士得254年历史上第一次联动全球4个城市同步拍卖交出的成绩单。从昨晚到今天凌晨,4个多小时的马拉松式拍卖,刷新了拍卖史。

  与此同时,2020年香港苏富比(微博)、佳士得春拍敲槌正酣,高价频传。不过,根据“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统计,两家公司标志性的晚拍/板块成绩,同比2019年都有所下降。一位因病辞世的青年艺术家,用画笔告诉人们“世界荒谬,人生痛苦,我们要勤于造梦。”而这一次,正在经历春拍大考的国际拍卖行,能否在进退之间,为艺术市场再次造梦?

  北京时间7月11日凌晨,254年历史的佳士得,利用网络实现了第一次全球4个拍场的同步拍卖。香港、巴黎、伦敦和纽约,拍卖官、职员、买家一齐发力,“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拿下4.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5亿元。佳士得全球总裁彭凯南说:“要为业界建立一个标准”。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佳士得“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一周前,276年历史的苏富比举行纽约晚拍,也首次在“云端”串联纽约、伦敦、香港3个拍场,收获3.63亿美元。苏富比欧洲区主席、拍卖官Oliver Barker说:“今晚站在拍卖台上,感觉有如置身电影场景之中。”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苏富比欧洲区主席、拍卖官Oliver Barker

  2020年,病毒凶猛,世界几近停摆。当中国香港正遭受第三波疫情考验时,两家拍卖巨擘则以勇气与创造力“乘风破浪”,刷新拍卖史。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佳士得“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直播视频截图

  “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于7月10日晚21时在香港率先举槌,并依次由巴黎、伦敦、纽约接棒,全程约4小时。成交额分别为:香港——1.93亿元;巴黎——2.07亿元;伦敦——4.45亿元;纽约——18.85亿元。整晚最高价拍品,是纽约拍场的罗伊·李奇登斯坦《裸体与欢愉画》,以4624万美元成交。布莱斯·马尔顿的《互补》,巴布罗·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F版)》,位列第二、第三,成交价在3000万美元上下。稍显遗憾的是,赵无极油画《21.10.63》在香港流拍,这张“狂草时期”“热情奔放”的“旷世杰作”作为背景板图片,陪伴了十万网络观众一整晚。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罗伊·李奇登斯坦《裸体与欢愉画》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赵无极油画《21.10.63》在香港流拍

  苏富比纽约“云端”晚拍,由三个专场组成,其中弗朗西斯·培根的《启发自艾斯奇勒斯〈奥瑞斯提亚〉之三联作》,来自挪威奥斯陆的阿斯楚普·费恩利博物馆,以8460万美元成交。罗伊?李奇登斯坦、让·米切尔·巴斯奎特的画作,也以千万美元级成交。

  无可否认,两场“云端”+线下同步拍卖是拍卖史上的进步创举。然而,回归线下,也有疫情后的成交下降。

  本周,“迟到”的香港春季拍卖拉开战幕。苏富比率先发出喜报——“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1.15亿(港元)领衔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当代艺术晚拍取得5.95亿港元;现代艺术晚拍取得8.26亿港元。佳士得昨夜“现当代艺术晚拍”中,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赵无极《18.11.66》过亿港元成交。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大卫?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

两大拍行春拍交卷:进退之间 艺术市场能否再造梦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

  但是,仔细对比后发现,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春季拍卖”,2020年总成交额为7.34亿港元;2019年为8.02亿港元。——回落

  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和“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晚间拍卖”,2020年总成交额为8.68亿港元,2019年为9亿港元。——基本持平

  7月10日晚,香港佳士得完成“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2020年总成交额为6.07亿港元,2019年为8.58亿港元。——回落

  稍早前6月,伦敦的艺术市场数据分析机构Pi-eX发布报告称,新冠病毒疫情导致三大拍卖公司——佳士得、苏富比、富艺斯(Phillips)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销售收入下滑40%,从2019年一季度14亿美元,下降到2020年同期8亿美元。

  6月26日,佳士得全球CEO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宣布,确认“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与“战后及当代艺术”两大部门将合二为一,成为20与21世纪部门,由Alex Rotter担任主席之位。从艺术角度看,两个部门背后的艺术史一脉相承;从商业上看,两大门类的藏家相当重叠,“佳士得这两大部门的客人中,60%其实都是同一群收藏家”,合并安排主要基于这两大原因。当然,疫情对整体经济的影响,也促使佳士得做出改变,例如削减员工数量,减少印刷版图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