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编辑: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总编辑:黄金亮

明清女画家笔下的女性之美:多应自写真

2020-01-19 | zgshdb.com | 编辑部

  赵琰哲

  明清二代涌现出多位擅绘女性形象的女画家,她们身份不一,其中既有大家闺秀如方维仪、邢慈静、黄媛介、金礼嬴等人,亦有青楼名妓如薛素素、李香君等人。不同身份的明清女画家在画题选择上并没有表现出泾渭分明的倾向,反而相互之间颇有相惜之意。不少闺阁画家就曾跨越身份的鸿沟图绘前代名妓肖像,如金礼嬴曾绘《顾横波夫人小影》,管筠曾绘《柳如是小像》。女画家笔下的女性形象,无论是自画像还是他人肖像,无论是宗教题材或是仕女题材,其中多少带有女画家自身容貌的影子。

  本文为作者在北京画院2019年年会学术研讨会的发言。

  明清二代,在传统画史中不占主流的女画家笔下,涌现出诸多面貌各异的女性形象。若以绘画题材划分,其中既有观音大士、道家神女等宗教女仙,亦有青楼名妓与闺秀名媛的真实肖像,还有表温婉贤淑、诗书才情的仕女画像,甚至还有女画家所绘自画像。这些明清女画家身份不一,作画多出于自娱意图,亦有赠予、代笔之作。她们的创作既受到男性文人的影响,又呈现出女画家自身对女性形象的独特理解。

  一、宗教题材

  在明清女画家笔下,多有对宗教女仙的描绘,其中又以观音大士表现最多。作为佛教神祇的观世音菩萨,其形象在古代印度本为“勇猛丈夫”的男身,身材魁梧,蓄有胡须。而在观音信仰传入汉地的过程中,尤其在两宋之后,其形象逐渐由男身变为女身,温婉端庄,和蔼慈祥,兼具神圣性与世俗性。同时,女画家对女身观音的图绘也不断出现。画史记载中称元代赵孟頫之妻管道昇便长于图绘观音。清代汤漱玉所编撰的《玉台画史》一书,专门记载历代擅绘女画家,其中可见明清闺秀多有对观音大士的图绘。明清女画家笔下的观音大士像不仅存在于画史著录中,尚有多幅画作流传于世。

  仇珠,仇英之女,号杜陵内史,随父寓居苏州。仇珠广泛临摹古画,画风继承其父,多作工笔重彩,擅于图绘仕女及观音大士像。其所图绘《白衣大士像》,表现观音跌坐于出水芙蓉之上,莲叶苇草皆用墨笔勾勒,突出大士的端穆慈容。

明清女画家笔下的女性之美:多应自写真

  图1 明 方维仪 观音图 轴 纸本 水墨 56.5cmx26.6cm 故宫博物院藏

  明末清初安徽桐城才女方维仪是一位擅于图绘观音像的闺阁画家。作为富有收藏的大理少卿之女,方维仪自幼便浸淫在浓厚的热爱丹青图绘的家庭气氛中,并终其一生不断绘事。方维仪所绘白描观音大士像,被王士祯称为“妙品”,列闺秀绘画魁首。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观音图》是方维仪七十一岁时所作(图1)。这种舍弃背景、不施色彩的画风,传承自宋代李公麟遗风。据说方维仪家藏有李公麟白描宗教人物画《过海揭钵图》,而她经过多年的临习,所画之白描观音“几突过龙眠”。

  方维仪多图绘观音与其坎坷的人生际遇有关。方维仪出阁嫁与姚孙棨为妻,但年仅17岁便成为寡妇,之后终身未曾再嫁。丧夫之后,方氏又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姐夫张秉文在抵抗清兵入济南城之战中牺牲、姐姐方孟式投水自尽、弟媳吴令仪年少早夭、堂妹方维则16岁丧夫而后孀居终生……明清鼎革之际的动乱环境带来不可言说的人生际遇,惟有慈悲为怀的观音大士最能平复失去至亲的痛苦,慰藉其寒灯守夜的孤寂。

  明末清初还有一位擅长图绘观音的闺秀画家——邢慈静。邢慈静乃明代书法家太仆邢侗之妹。山东临邑(今山东临清)人,活动于明万历崇祯年间。出身书香门第的邢慈静,自幼受到良好的教养。年至二十八岁嫁武定人大同知府马拯为妻,二人婚后常年聚少离多,生活颇为清苦孤寂。马拯贵州任职期间不幸逝世,邢慈静断发毁面,虔心向佛,当朝人推为“义烈”之举。至亲的逝去,也促使邢慈静不断图绘白衣观音。画史称其所绘观音像“庄严妙丽,用笔如玉台腻发、春日游丝”。此种白描之法可见之于邢慈静所作《大士像》、《白衣菩萨送子图》等画。

  生活于明代中晚期的薛素素是擅于图绘观音大士的名妓画家。薛素素,名薛五,小字润娘。作为金陵名妓,她风靡万千男子。一方面由于其善理眉鬓,言动可爱,另一方面则由于其才艺惊人,挟弹调筝,鸣机刺绣,无一不精。丹青绘事亦是薛素素所具备的艺术修养之一。薛素素在脱离教坊后,过上了安逸闲适的闺秀生活。原本擅写兰竹的薛素素开始转向对宗教人物画的绘制,尤多图绘观音大士像。《珊瑚网》记载其绘有《花里观音像》,并说明此图是薛素素在“花繁春老后,人情不免有绿阴青子之思”,又因无力得子,便“以绘法精写大士,代天下有情夫妇祈嗣”。薛素素以图绘观音代人祈嗣之举颇受世人肯定,亦以此稍弥补其曾经沦落风尘之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