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编辑: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总编辑:黄金亮

2019陈有杰俄罗斯游写生画展有感

2020-02-13 | zgshdb.com | 编辑部

2019陈有杰俄罗斯游写生画展有感

2019陈有杰俄罗斯游写生画展有感

  《用中国画与彼得大帝说说“道”》--谈陈有杰旅俄写生作品

  文/阿林

  好茶耐品,佳作耐看。初看重庆军旅画家陈有杰先生60幅旅俄写生作品,觉得创作形式很新颖,他创新用毛笔、宣纸、墨汁述说着俄罗斯的优美景色和动人故事;再看,创作题材很大气,这批作品真实展现了以他为代表的中国画家之海纳百川、达及天下的胸怀和胸襟;当我反复品读他的创作思想时,突然有一道亮光惊喜了我的心灵,原来他是在用中国画与彼得大帝交流中华之 “大道”精神!

  彼得大帝是18世纪俄罗斯最杰出的皇帝,而代表中国最早哲学思想成果的老子《道德经》成书于2500多年前我国春秋末期。陈有杰是怎么与彼得大帝说上“道”的呢?

2019陈有杰俄罗斯游写生画展有感

  其一,他追求书画笔墨的“天人合一、物我两忘”之境界,在艺术创作手法上说“道”。

  诸多艺术评论家都认为,中国书画艺术的创作有三重境界:其一是“形与技”的层次,即物象与技法、技巧:它完整、唯美、悦目,是视觉享受。其二是“境”的层次,即画中的意境、境界:其诗情画意令人陶醉,给人以精神享受。其三是“道”的层次,即会通之际,人书俱老:它天人合一,物我两忘,造化在手,信手拈来,不期遇而遇,不知其然而然。

  诚如老子《道德经》所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又曰:“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如果某位中国书画家,在笔墨的自由挥洒中呈现出了生命本源的气象和辉光,达到了宁静中见欢愉,平和中生出绚烂的大自由境,那就证明他的绘画已经进入“道”。

  欣赏龄近七旬陈有杰的60幅旅俄写生作品之中国画的大写意艺术不也是如此追求方向吗?陈有杰自幼喜欢书画、音乐,历经磨难,矢志不渝,不断探索、深研中国传统艺术。早年师从四川美院魏传义、古月老师学西画;后学岑学恭、冯建吴国画山水;1994年又师从著名诗人、书法家魏宇平老师研习诗文、书法艺术,获益匪浅。他游历天下名山大川写生作画,在擅长画峡江山水与水墨骏马画的基础上,又笔耕不辍地研创鱼画、鸡画、狗画、猪画等等,写生画稿数以万计。

  六十五岁以后的陈有杰,以丰厚军旅生涯和学识修养为底蕴,以臻于化境的笔墨功夫作支撑,一破此前的因袭摹古和法度束缚,因心造境,以手运心,作画以神遇而不以目视,以人合天,恢恢乎其游刃而有余,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画风师法自然,自成一路。

  《老子》曰:“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微,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陈有杰这批60幅旅俄写生作品,雄浑苍茫、气势磅礴、思与神合、具有抽象笔墨意味,这是他不断追求绘画笔墨“道”之层次的造化,也是天意。

2019陈有杰俄罗斯游写生画展有感

  其二,他弘扬中国文人书画家“上善”的审美精神,在传播人性的“真善美”上说“道”。

  《道德经》第八章讲“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陈有杰这批60幅旅俄写生作品,无论是山水风景作品:《泛舟湖上行》《眺望贝加尔湖》《莫斯科河上的雕塑》《乘舟涅瓦河》《美哉水城》《水上飞艇》《涅瓦河泛舟》《主显荣大教堂》《喀山圣母大教堂》《基督救世主大教堂》《亚力山大二世滴血教堂》《圣瓦西里大教堂》《墓碑纪念地》《二战纪念碑》,还是人体骏马雕塑、油画人物线描作品:《彼得大帝》《圣母丽达》《美少女》《女皇骑马图》《奥地利国王弗朗茨一世》《皇家近卫军轻骑兵军官》《一马当先》《四骏图》《亚力山大一世》《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瑞贝卡被掳》《持枪勇士》《哥萨克勇士》等,都维妙维肖、美仑美奂,无不彰显出真切的异国他乡情调和深厚的中国绘画功底,让人陶醉和折服,更重要的是都在讲述着“和煦、和谐、和平、和美、和睦、和气、和善”等“上善”之中国“大和”思想。

  彼得大帝 (1672 -1725),原名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罗曼诺夫,是俄罗斯最伟大的皇帝。他在位期间曾带队在西方发达国家系统研究学习先进技术和体制机制近两年,回国后锐意改革,制定并强力推进西方化政策,大力兴办工厂,发展贸易,发展文化、教育和科研事业,同时改革军事,建立正规的陆海军,加强封建专制的中央集权制,夺得波罗的海出海口,给俄罗斯帝国打下坚实基础。可以说,近代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方面的发展无不源于彼得大帝时代并受之强烈持久影响。彼得一世身体力行,强制推行俄罗斯的全盘“欧化”改革,不仅在科学技术和教育领域,而且在城市建设和油画雕塑等许多方面也学习西欧,在文化艺术上彰显着典型的西方哲学史中多位哲学家的学术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