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技术型艺术家”问题何在?

  “(重)塑世界: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数字艺术创作二十年”正在上海明珠美术馆展出,该展以全景化的方式呈现当今世界数字艺术媒体的表现形式。展出的20组作品来自欧洲重要的当代视听艺术创作中心——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该中心也是欧洲重要的高等艺术研究院之一。该中心数字研究部负责人埃里克·普利让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专访时表示,不会选择“纯技术型艺术家”,技术是为艺术家提供养分,从而支撑着艺术语言、观念、哲学和看世界的方法。

  在时下的当代艺术展览中,新媒体数字展示技术正在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除了人们通常可以想到的影像合成、电影后期、3D扫描技术,还有十分前沿的动作捕捉与互动、纳米摄影、纳米雕刻、红外成像等等。

  正在上海明珠美术馆展出的“(重)塑世界: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数字艺术创作二十年”(展期至3月3日)就是一场关注图像、声音与通信技术的当代新媒体展览。命名为“(重)塑世界”,意味着将世界数字化、以新的方式展现它,同时印证了展览的核心:(重新)为世界建模。

《万象》,Hugo Deverchère,蓝晒照片、影响装置,2017《万象》,Hugo Deverchère,蓝晒照片、影响装置,2017

《他-120609》,Christian Rizzo,视频,2009《他-120609》,Christian Rizzo,视频,2009

  展览的合作方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Le Fresnoy)是欧洲最重要的当代视听艺术创作中心和高等艺术研究院之一,1997年在法国北部城市图尔宽创建。法国前任文化部部长、前任蓬皮杜博物馆馆长多米尼克·博索将机构角色定义为 “视听高科技的梅迪奇”和“电子的包豪斯”。

  展览期间,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数字研究部负责人埃里克·普利让(Eric Prigent)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的专访,他谈到了新媒体艺术如何从小众艺术节走向了大众,介绍了前沿的数字艺术手段以及数字领域丰富的作品类型。对于新媒体艺术家的培养,普利让表示,不会选择“纯技术型艺术家”,而是在所有艺术学科中挑选有特点的艺术家;技术是为艺术家提供创作养分,从而支撑着艺术语言、观念、哲学和看世界的方法。

埃里克·普利让(Eric Prigent)埃里克·普利让(Eric Prigent)

  新媒体艺术:从小众艺术节走向博物馆

  澎湃新闻:这是一场新媒体数字艺术展,新媒体展览已经构成当代艺术非常重要的部分。新媒体艺术为什么成为一种趋向?它在欧美(或法国)的发展经过哪些阶段?

  埃里克·普利让:“(重)塑世界”是一个当代艺术展览,而不仅仅是数字艺术,尽管它特别强调这一方面。这个展览展给我们介绍二十位艺术家的当代创作,他们使用所处时代的技术,并对此提问。

  新媒体艺术并不是一种趋势,因为数字艺术已经有了足够长的历史,但是近几年内得益于一些知名的艺术节(例如Ars Electronica,Transmediale,Elektra,Sonar等),使得他们走出了小众,走向大众,成为特别强有力的推广方式,以此得到了更加“机构性”的认可,并在当下的博物馆、画廊、收藏机构、艺术中心等被更广泛地传播。另一方面,年轻的一代完全生活在数字社会中,与之紧密关联,毫无疑问地更会接受此类作品,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把艺术教育工作继续下去。因此这次展览的重要性和相关性都是不言而喻的。

《神旨解构》,Fabien Zocco,生成式装置/机器人雕塑,2016《神旨解构》,Fabien Zocco,生成式装置/机器人雕塑,2016

“纯技术型艺术家”问题何在?

  《“帝国”系列之底特律》,Aurélien Vernhes-Lermusiaux,沉浸式互动装置,2015

  澎湃新闻:这次展品差异性和作品时间跨度都比较大。入口处一件中国艺术家的《音乐编织》有文化上的亲近感,又有全新的互动性;另一件利用中国民族和民间乐器的《和鸣》融入很强的参与感。但是,外国艺术家的作品并不太强调“互动”,而是倾向于抽象思维和视觉想象的再造。您有类似的观察么?

  埃里克·普利让:是的,我们希望展示能够将技术用于艺术目的的各种各样的作品。伍韶劲的作品非常美丽而富有诗意,融合了传统与现代,陈俊恺的也是。我们是结合实际情况来挑选展示作品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展示外国艺术家的互动作品,我们制作了很多,但做展览总有不同侧重的。我们很高兴展示了一些非常有才华的中国艺术家在法国国立当代艺术中心的创作(陈俊恺、伍韶劲、刘真辰、黄镇乾等等)。

《音乐编织》,伍韶劲,互动装置,2005《音乐编织》,伍韶劲,互动装置,2005

《音乐编织》,伍韶劲,互动装置,2005《音乐编织》,伍韶劲,互动装置,2005

《和鸣》,陈俊恺,行为表演和互动装置,2018《和鸣》,陈俊恺,行为表演和互动装置,2018

  澎湃新闻:如果绘画有派别的不同,新媒体艺术有类型上的区分吗?

上一篇:李可染为什么喜欢画牛
下一篇:专访 | 日本何以拥有这些西方艺术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