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艺术是传统当代艺术的权利威胁吗

  来源:卡塞尔(DocumentaKassel) 作者:张营营

  原标题:“杜尚的领土”与“图灵的土地”,网络艺术是传统当代艺术的权利威胁吗?

  网络艺术是对传统当代艺术绝对话语权的权利威胁吗?2012年,十三届卡塞尔文献展第一次将展览场地扩展到卡塞尔之外的阿富汗(喀布尔),也才有了第十四届文献展向希腊学习的连续性设想,并以此进行了实践。2022年的第十五届文献展还会继续扩张吗?如果一个展览在地理范围上的扩张无法再为艺术和展览本身提供任何本质变化的话,也许就应该尝试在理论与概念上进行更新与扩张。

  从十三届卡塞尔文献展开幕至2018年9月已经过去六年,为什么今天要在这里再次提起?首先是因为这一届文献展几乎可以堪称是除最早的几届文献展之外当代艺术展览范围内的典范,因其规模和艺术史的逻辑,细腻而又创新的展览概念,人文主义关怀与时事历史的关注,雄心与格局等。可以说,这是一次在视觉知识体系中传统人类情感与认知逻辑上的大融通。

  The Brain大脑展厅 | dOCUMENTA 13

  这次展览包含了对人与社会种种关系的讨论,以及对现实的推动,策展人站在人类中心主义的立场上思索着与人类生存相关的基本问题。对这些关系问题的讨论,进一步明确了当代艺术展览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身份、地位和角色,也确定了艺术家这个始终要面对“创造与未知”的职业化群体在社会活动中的作用力。一个具有创造力的展览也会刺激艺术自身的发展与进化,无论从内容,还是到形式。

2012年的阿富汗喀布尔市2012年的阿富汗喀布尔市

  急需扩张的第十五届卡塞尔文献展(概念,2022)

  首先,这是一个假命题,或者说是一个艺术从业者的焦虑。如果传统的当代艺术理论在今天无法再提供人们对艺术/文化的内在隐性需求,那么它就需要考虑向这个时代中更新更活跃的领域汲取变革的思维与观念。它一定与互联网有关。

  今天我们看待当代艺术,恐怕要从两个角度去观察和思考,原因在于,正“自立门户”并势如破竹的新媒体和网络艺术的出现。值得我们关注的是:网络艺术与传统当代艺术之间的差别,即那些在传统当代艺术理论中不曾存在的思想和逻辑。如今较为明显的差别在于,在网络艺术家(暂时的称谓)的思考与关注中,① 其观念既可以是社会公共性的,又可以是科学技术造就纯形式的(这里指作品的发生路径);② 表现方式上,它既可以是来源于网络又投放于网络中的,它们可以不与现实生活发生穿插或互生关系,只需观众按照作品的逻辑进入和互动,完成它的闭路循环,也就完成了作品;③ 它也可以是,以传统的媒介方式呈现在传统的实体空间中的;④ 如作品需要,它还可以两者兼具。如此,从竞争或进化论的角度看,网络艺术已然比传统当代艺术多了一层生长与存在空间,实现了从“1+1”到“1+2”的区别,那么在之和2和3之间便可发生无数种创作方式、思路和新视觉逻辑存在的可能。这会不会是对传统当代艺术理论愈加紧迫的一种质的威胁或打击呢?除非传统当代艺术的概念主动扩张和更新——将网络艺术的发生、关注、投放环境等信息完整而有效地包容进来,实现现实世界与网络世界的密切视觉关连。

新技术性美学的发生逻辑与传统当代艺术的关系可能新技术性美学的发生逻辑与传统当代艺术的关系可能

  在文献展中纳入网络艺术的部分,并不是说要在展览布局上增设一个空间或场地展示网络艺术的作品,而是将网络艺术的发生、存在逻辑,以及“辐射-延展-突变”的互联网思维吸收进来。于是,① 在空间上,多了一层虚拟空间,它和观众之间可以是怎样的关联?② 时间上,它既可以很快速,也可以很缓慢。当我们自由切换网络页面时,它是加速的;当我们不愿等待网络的加载时,它变得很缓慢。。。策展人要如何通过展览的空间设置来引导观众的时间观念呢?

  生长于互联网中的事物同样是具有寿命的。关注网络艺术的“生长、变化与消失”,这些过程性的东西与我们的现实生活以及心理活动有怎样的联系?当网络艺术被集中在文献展上公开讨论时,那些传统的当代艺术作品此刻又有哪些存在的必要性?它会不会像今天互联网时代中传统工业生产部门于社会中的作用呢?届时,或许会有许多作品都跟互联网(以及网络技术工具)有关,正如许多传统企业会考虑转型一样,但这些都不是积极主动的,而是被社会形态的变革推向的一种临时的心理建设——“适者生存”。

  文献展在阿富汗,历史的必然

上一篇:为什么要“日常书写”
下一篇:文化产业领域的头号网红 故宫的成功该怎么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