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喜蛙:崔岫闻当代艺术起哄美的现代意义

  文:曹喜蛙 

曹喜蛙:崔岫闻当代艺术起哄美的现代意义 

  我跟崔岫闻本人并不熟悉,也不是朋友,尽管实际上她只比我晚生几个月,我枉比她长一岁。几年前,我给雅昌艺术网写一篇关于女性艺术家的文章,还把她错归到70后艺术家中,当然很多女艺术家的年龄都保密会造成这个情形。她过世后,我才从新闻报道知她其实是我的同龄人。

  像艺术家一样,中国的艺术批评家其实也分拨,这个分拨是自然形成的,不管互相之间有什么争议、恩怨,但实际上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推动中国艺术发展。中国当代艺术的三十年、四十年发展过程中,实际上一方面推出一批艺术家,一方面也推出一批批评家,他们都已经到站到高处和巅峰,无形中他们形成一个精英集团,跟年轻艺术家、未成名的艺术家批评家几乎拉开距离、老死不相往来,显得有点隔膜,尽管表面上大家是一个整体,但骨子里你是你我是我,确实大家不在一个层次,要对话那也是鸡与鸭的对话,大家各自自话。这样说就显得有点市侩,但实际上就是如此,更科学的说法是一代人不干二代人的事,各干各自时代的事,各有各的使命。尽管两代人努力尽量互相理解,但实际上不是那么好理解的,所以还是尽量相安无事,百年之后自然会有更后的人做身后事。

崔岫闻  影像-摄影  《天使》 来自网络崔岫闻  影像-摄影  《天使》 来自网络

  崔岫闻是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家精英集团看好的当代艺术家,几乎中国著名的批评家与她都互相熟悉,一般的艺术家、批评家是不可能进入他们的圈子的,尽管你认识人家人家未必认识你,俗语所谓不会带你玩的,尽管这种行为与艺术精神是相悖的,但事实就是如此。但如今崔岫闻过世了,瞬间那个圈子对崔岫闻土崩瓦解,此时的崔岫闻不再属于哪个圈子了,她与她的艺术才真的属于艺术缪斯,不再被精英集团控制了,尽管那个精英集团也是莫须有的,谁也不能列一个精英集团的名单,但它就存在我们中间。

崔岫闻  综合材料  《琴瑟》  来自网络崔岫闻  综合材料  《琴瑟》  来自网络

  我只能说我自己不是任何精英集团的批评家,我的理论也不是精英集团的,我只是互联网推出的艺术评论家,代表网络起哄一代的当代艺术群体,是最典型的当代艺术网民而已,在现实空间我没有任何所谓地盘,而一般著名的艺术评论家是不屑于把自己的大作直接发在网上,他们有美术院校的讲堂、有国家级专业的美术期刊,我只能在网上发发帖子的权力,而网络空间这几年似乎越来越小,但大家不要忘了多年前网络被人瞧得上,但互联网如今已是非同小可,似乎现在大家都来争夺互联网了,动不动就要来个互联网+什么了。崔岫闻如今既然是大家的了,是网上的艺术事件,我就代表网民说几句不出格的话。实际上,崔岫闻的当代艺术创作非常有意思,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很有启示意义。很多中国艺术家还徘徊在传统艺术的边缘,有时嘀咕为什么要有当代艺术这玩意,他们是不是真的疯了,比如崔岫闻早期画的少女都关注自己的性器官,难道当代艺术都要画这玩意?难道不画性器官就不是当代艺术?所以很多人怀疑当代艺术就是起哄,就是关注这些见不得人的行为,就是垃圾。

崔岫闻  装置   《灵》 来自网络崔岫闻  装置   《灵》 来自网络

  当代艺术当然不是垃圾,当代艺术并不是只关注人的性器官,但当代艺术不同于传统艺术的一本正经、经典、正统、权威,当代艺术是现代文明的产物,对现代文明的认识人类是一步一步的,从一开始的不接纳、都后来的拥抱欢呼、到现在的或享乐或质疑,如今大家基本上一边享受着现代文明,但另一方面也为现代文明所带来的问题所困惑,甚至感觉到人类又面临世界末日的感觉。崔岫闻有件装置作品,里边是太湖石,外边是类似笼子的钢筋,乍一看很突兀,但我们就在这样的小世界。还有件装置,是从条形码演变的琴瑟。这些作品都反映了中国人面对这个变换的世界困惑或惊奇,这是传统艺术不可能表达或不屑于表达的一种人类当下的情感。

崔岫闻   油画  《小女孩》系列   来自网络崔岫闻   油画  《小女孩》系列   来自网络

上一篇:李小山谈何多苓:因偏执而纯粹 因纯粹而优雅
下一篇:陈沫吾:品读千江月先生的竹画作品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