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编辑: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总编辑:黄金亮

藤田嗣治打破局限 却被日本拒绝

2019-11-25 | zgshdb.com | 编辑部

藤田嗣治藤田嗣治

  ふじた つぐはる

  Tsuguharu Foujita

  (1886~1968)

  藤田嗣治:被日本拒绝的大师

  1886年11月27日,藤田嗣治出生在日本东京,父亲藤田嗣章当时任职日本陆军军医总监,自幼接受良好的正统教育。在他幼年时,母亲便已离世,父亲藤田嗣章对他的教育格外严苛,并期望他将来能子承父业成为一名医生。但这种期望在藤田嗣治14岁时落空了, 嗣治郑重地写了一封信,并以邮寄的方式给到同一屋檐下父亲手中,信中写到:“ 我想成为一名画家,请让我做我喜欢的事,我一定会成功给你看 。

  1905年,藤田嗣治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系,师从黑田清辉。这位将介于古典写实和印象派之间的外光技法移植到日本的画家,要求学生将黑色从调色板上排除出去,但藤田嗣治却逆其道而行,在毕业创作《自画像》中大量使用了黑色,他质疑道:“作为东方人和日本人,熟知黑色的韵味,作为生命的黑色为什么不能在油画中使用?”在很多日本画家还沉浸于明治以来对于西方油画风格的迷恋之际, 藤田嗣治就已表现出一种对于日本民族审美精神的自觉。

1910年 藤田嗣治自画像1910年 藤田嗣治自画像

  1913初,藤田嗣治去往自己向往已久的艺术圣地——法国巴黎, 但由于当时他还未能融入到巴黎的社交圈, 画作销售状况极为惨淡,生活穷困潦倒,以至于一度靠烧画度过冬季严寒 。

  但之后不久,他先后结识了毕加索、夏加尔、基斯林曼·雷、里维拉、邓肯等人,当时毕加索刚刚结束的“蓝色时期”令藤田嗣治眼界大开。为此,嗣治调整了自己的想法,除了创作,也尝试着真正走进巴黎。 那时的他也开始往来于各种名人文化聚会,有时一身传统和服装扮为大家表演日本剑道、唱几首日本和歌,有时穿着一身古希腊的行头,出没于大街小巷,并号称自己斯蒙帕纳斯的“希腊人”。而他的创作也开始融入到巴黎民众的生活中,开始尝试将东方与西方的绘画相结合,将日本传统水墨的表现和绘制形式带入到油彩当中。

大象 1916大象 1916

德包尔肯和鸟笼 1917德包尔肯和鸟笼 1917

新信徒 1917新信徒 1917

年轻夫妇和动物们 1917年轻夫妇和动物们 1917

银莲花 1918银莲花 1918

自画像 1922自画像 1922

  这期间他还结识了巴黎画派的代表人物莫迪里阿尼,受到莫迪里阿尼的影响,藤田嗣治的首次个展在谢隆画廊举办,毕加索亲自到场捧场,藤田嗣治逐渐开始受到艺术圈和媒体的关注,并成为了巴黎画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此时的藤田嗣治逐步确立了一种具有透明感的个人画风,凭借独特的“乳白色肌肤”成为在法国知名度最高的日本画家,但真正让嗣治挤入到世界顶级画家行列的,还是在1922年法国春季沙龙展会上的一幅《裸卧的吉吉》。当时该画成为展会上的最大焦点,画面上,嗣治把模特“蒙帕纳斯女王”吉吉的身体处理的出奇洁白,同时更带有无限的高贵和神秘,具有浓厚的东方气息,该画有史以来首创女体的“乳白色肌肤”引起巴黎画界的巨大轰动。

裸卧的吉吉 1922裸卧的吉吉 1922

  嗣治痴迷于“乳白肤色”与东方人的审美有关,东方人对于美的理解是“冰雪截肌肤、风飘无止期”,且在日本传统审美观中,更以白为美,传统歌妓的脸至颈都会打上白粉,以示美丽,浮世绘中也以单色调来处理人物肤色,这些都或多或少对藤田嗣治有一定的影响。对于这幅画他曾说过:“ 在着手创作女性裸体画时,我有种想要开拓前人未曾涉足过新天地的想法,我们的祖先铃木春信、喜多川哥麿等绘师都曾描绘过妇人的肌肤,我既为日本人,理应踏着先人的足迹去描绘人的肌肤。” 他大胆的将日本浮世绘版画传统的线条与西方明暗对比融合在一起,用浮世绘肉笔的技法来展现轮廓线,细致如丝的人体大面积的呈现出乳白色,去凸显出女体毛发的色泽,让人乍一看会以为画中女子刚沐浴过牛奶浴,正慵懒的躺在床上休息。

蒙帕纳斯的吉吉 1925蒙帕纳斯的吉吉 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