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现代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主办:北京环球翰墨文化艺术院 编辑: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总编辑:黄金亮

安仁双年展之可持续性

2020-07-03 | zgshdb.com | 编辑部

  作为第一届、第二届安仁双年展的主策展人,著名策展人、批评家、四川美院教授吕澎力图从艺术史的角度,将安仁双年展打造一个有延续性,并拥有独立性的当代艺术展。

  在吕澎看来,独立性是让当代艺术做到真正可持续发展最重要的核心因素。作为策展人之一,Siebe Tettero认为,下一届安仁双年展,应该让当代艺术嫁接更多的公共城市空间,这同样是安仁双年展可持续性发展,拥有更大可能的重要条件。 

  吕澎:独立性是当代艺术可持续发展的核心

  Q:你是两届安仁展的总策展人。2017年第一届安仁双年展的主题是“今日之往昔”,今年第二届安仁展的主题是“共同的神话”,二者之间是一种延续,还是独成体系?

  吕澎:首先应该说还是有连续性的,“今日之往昔”是从今天看昨天,它是时间的概念,纵深感要强一些;“共同的神话”强调的是一种横向面,更宽,刚好对对上一届起到弥补作用。

  我是搞艺术史的,因为职业缘故,我就很自然的从历史的角度去看问题。本届安仁双年展从横向的角度看问题,范围更大,而这个范围是和当下历史发生关系的,同时也和当下现实发生关系。这个现实不仅仅是指当下的中国,它是面向全球的,比如当下最受关注的中美贸易战等。大家希望建造一个人类共同体,但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对艺术家而言,每个艺术家的呈现是不一样的。他的观点是什么?最好的方式,当然是进入他的作品,他才会知道,面对当下的历史和现实,他想表达的是什么。

  Q:公共艺术介入新型城镇化建设,如何保持艺术的独立性和个性呢?比如,“共同的神话”出现在安仁,它肯定会面临融合问题。同时,我们也知道,某些时候,艺术是屈服于资本,屈服于市场的。

  吕澎:这个问题应该说是比较复杂的。艺术项目的呈现,一方面,它需要资金,需要各方的支持;另一方面,艺术自身的态度。我们从站在学术的角度,态度一定是独立的。就安仁双年展而言,主办方华侨城倒没有太过问,是一种完全信任的支持——“你们做吧!”我

  们三个策展人(吕澎、何桂彦、Siebe Tettero)没有受到什么障碍,而且从学术研究角度,我们对“共同的神话”这个话题,本身是感兴趣的。就是遗憾的是,因为华侨城还有其他活动,把展览空间减少了。如果能像第一届一样,有那么大的空间,展览表现的一定会更为充分,更好。

  Q:安仁双年展,立足于艺术家实践与批评。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当代艺术也是持续被消费当中。那么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展,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可持续性发展?

  吕澎:我觉得还是艺术制度的完善。它通过社会分工,每一个领域把自己的专业做好,这是一个大背景。第二个,艺术家、批评家和艺术的参与者,是否有自己的独立立场,这是必须要保证的。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会产生博弈。这个博弈,很多时候是观念的博弈,甚至是制度上的博弈。作为人类,总要寻求一种发展更多的可能性。至于博弈的效果怎么样,取决于它的操作者、参与者,艺术家、批评家是站在什么立场来参与当代艺术活动。

  这次展览,因为观念的原因,一定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总的来说,我一直在尽量坚持当代艺术的独立性。独立性是让当代艺术做到可持续发展最重要的核心因素。

  Siebe Tettero:安仁双年展应该嫁接公共城市空间

  Q:欧洲的艺术双年展和安仁双年展存在差距吗?差距在哪?安仁双年怎么才能缩小差距?

  Siebe:我没有办法将安仁双年展和世界范围内的其他双年展进行直接的对比。以威尼斯双年展为例,从1890年就已经开始,并以国家层面进行参加的。但安仁双年展,是可以和一些比较年轻的双年展,比如巴西圣保罗双年展进行比较,安仁双年展是很有潜力的,它可以发展的更好。不过,安仁双年展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因为在世界范围内,各种各样的双年展层出不穷,如何让安仁双年展被全世界看到并熟知,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

  安仁双年展如果想和类似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缩小差距,时间的积累、延续、更多资金的投入、策展人的选择、邀请的艺术家的水平和对应的藏家、更多的普通观众等等,是不可避免的问题,慢慢一步一步积累起来,做的更好,才有更大的可能性。如果安仁下一届还做双年展的话,希望整个城市可以参与更多,而不是仅限于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应该从城市的市政的角度投入更多,提升公共艺术的概念,把艺术嫁接到公共城市空间,产生更多互动,激活整个城镇活力,非常重要。安仁双年展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希望可以持续下去,持续产生影响。

  Q:你一直致力于通过艺术探索贫困城市环境下的社会变化。这种探索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它对社会进程会带来什么样的积极影响?